有25687为网友正在观看…

我被老婆冷眼相待,神医身份曝光后,丈母娘求我不要抛弃她女儿…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天海市济世医院。

陈轩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洗手间,换下了工作服。

他是刚到医院不久的实习生,寒窗苦读五年,本以为熬到头了。

没想到社会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残酷。

出身贫寒,没关系没势力,几乎承包了急诊科所有的脏活累活。

好在,他早就习惯了吃苦,只要熬过实习期,就可以正式成为一名医生。

而且,他还有一个人人羡慕的漂亮女朋友。

想到这里,陈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嘴角挽起了一抹幸福的弧度。

今晚是许静的生日。

他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才买到的礼物,一定能给她惊喜。

两人虽然长跑五年,但关系仅限于牵手和接吻。

每次想要有所突破,都被许静拦下,说要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最后。

眼下临近毕业,这次生日,许静主动把他约在了酒店。

虽然没有直说,但陈轩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意思。

女友妙曼的曲线浮现脑海,让他不由心中激动,等了这么久,今晚终于要抱得美人归了吗?

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陈轩一扫疲惫,转身前往酒店。

路上还顺带买了一束玫瑰花,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也要浪漫一把!

咚咚咚!

陈轩敲开了酒店的房门。

“陈轩,你来啦!”

眼前一片雪白。

只见许静披着短短的浴巾,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让陈轩一时呆住了。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进来!”许静娇嗔一声,把他拉进了房间。

“静儿,你今天真美!”陈轩递上了手里的玫瑰。

“谢谢!”许静伸手接过,放在了旁边,“陈轩,一眨眼五年快要过去了,真的很感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觉得,是时候把最美好的东西交给你了!你……想要吗?”

陈轩浑身一震,激动万分。

虽然有些意外,今晚的许静会这么直白,但美人近在咫尺,陈轩早已口干舌燥:“想,当然想!静儿,我想了五年了!”

说着,双手就伸向了许静的柳腰,准备好好度过这春宵良夜!

砰!

就在这时候,陈轩肚子上猛的挨了一脚,差点把他踹翻在地。

紧接着,刺眼的灯光打开。

房间的沙发上,赫然坐着一个青年。

他穿着小西装,嘴里叼着烟,用一副戏弄的表情看着陈轩:“陈轩,胆儿够肥的啊!”

“欧云峰,是你!”陈轩脸色一变,“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女朋友今晚过生日,我不在这在哪?”欧云峰笑道。

“放屁,你是喝上头,找错门了吧!”陈轩骂道。

欧云峰狡诈的瞥了一眼旁边:“许静,不就是我女朋友吗?”

“笑话,静儿一直是我女人,什么时候成你的了?欧云峰,别太过分!”

说起来,陈轩和欧云峰矛盾可不小。

他们都是医科大学的同学。

当初同时追求作为班花的许静!

陈轩家境不好,一穷二白,而欧云峰却是个富二代,家里做药业生意的,哪怕天天躺床上,也不愁吃喝。

但许静最终选择了陈轩!

成为了众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欧云峰作为一个富家公子哥,输给了穷书生,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三天两头就找茬,还总是经常纠缠许静。

也多亏陈轩在学校人缘不错,几年下来,欧云峰都没得逞!

这次许静过生日,他居然又来搞事!

但让陈轩万万想不到的是,许静忽然一改常态,娇滴滴的走向了欧云峰的怀里:“峰哥,幸好有你在,不然,我就差点被这个流氓欺负了!”

“什么?”陈轩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静儿,你……”

“小宝贝儿,别害怕,一切有我!”欧云峰搂着许静,冲他喝道,“陈轩,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连我的女人都敢碰!”

“为什么,静儿,你为什么……”陈轩大声质问。

“呵呵,陈轩,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吗?你没钱没势,拿什么跟我在一起?”许静早已换成了另外一幅态度,语气冷漠道,“峰哥就不一样了,随便动动手指头,都比你强百倍!你撑死一辈子,也就是个打工的医生!”

陈轩脸色苍白,如遭电击,但还是不甘心:“不,不会的!静儿,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出人头地,给你幸福!我也相信你,五年的感情,不是说扔就能扔的!”

说着,连忙掏出了准备好的礼物:“这是我攒了很久的订婚戒指,准备今晚向你求婚的!静儿,嫁给我好吗?”

“陈轩,连买个戒指都很费力,我可不需要这么廉价的爱情!我真后悔,当初瞎了眼,会选择跟你,浪费了几年青春!”许静不为所动,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抱歉,想娶我,你不配!”

许静的话,像是一根根针,扎在了陈轩的心上,支离破碎。

“既然你选择了他,为什么还约我到酒店,刚才还……”

“你别想多了,这都是峰哥的意思!”

“哈哈哈哈,陈轩,你不是一直很拽吗?我就是要让你体验体验,到嘴的肉被叼走,是个什么滋味儿?”欧云峰仰头大笑,得意洋洋,“哦对了,顺便提一嘴,所谓最美好的东西,其实早就被我拿了!啧啧,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欧云峰,你找死!”陈轩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一声大吼,照着欧云峰脸色就抡了过去。

砰!

房门被踹开,四五个小弟凶神恶煞的冲进来,把陈轩给架住。

“陈轩,还想打我,活腻歪?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可怜的毛毛虫,随便怎么都能捏死!”欧云峰叼着烟,嚣张无比,“你们几个,给我好好给他上一课!”

“是!”小弟们二话不说,照着陈轩就是拳打脚踢。

双拳难敌四手,陈轩很快蜷缩在地上。

眼睁睁的看着欧云峰搂着许静,大摇大摆的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陈轩悲愤万分,却无能为力,意识逐渐模糊,额头流下一缕鲜血渗入胸口佩戴的家传古玉中,彻底昏死过去。

忽然之间,陈轩的大脑轰然一声,传来一道只有他才听得见的清音。

“陈轩小辈,接我邪医传承!”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轩迷迷糊糊的醒来,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奇怪……”他皱了皱眉头,怎么都觉得太过真实,“咦?”

忽然间,眼前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所有东西,都开始变的透明。

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隔壁房间里相拥的一对男女,看到洗手间里的清洁工,甚至连昏暗的马路上,电线杆贴着的小广告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的眼睛,竟然可以透视了!”陈轩大吃一惊。

轰!

脑子里像是水坝的阀门打开,无数信息席卷而来。

“一代医圣!”

“邪医传承!”

“医武绝技!”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陈轩瞳孔骤缩,先是震惊,接着狂喜。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玉佩,那是他们叶家的传家宝,一定是因为它,让他获得了祖先医圣的传承!

里面包含了医学药典,炼丹炼药之术,武功绝技,以及修行法门、透视万物的神瞳之术!

试试看!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陈轩席地而坐,按照邪医传承里的功法《天邪医典》,开始修炼起来。

很快,他就感觉到一股气流,自丹田处涌出。

顺着奇经八脉,不断游走,完成周天循环。

一夜悄然划逝。

沉浸在修炼中的陈轩,猛然睁开双眼,眸子里精芒爆闪。

“咄!”

长吐一口浊气,陈轩鲤鱼打挺般跳了起来,气息涌动,然后归于丹田。

“这就是修炼的好处吗?”

陈轩只觉得身体里像是被大雨洗涤了一遍似的,神清气爽,每一处都充满了爆炸力,和以前相比简直是质的飞跃。

同时,脑子里的各种绝技,都烂熟于心,尤其是邪医自创的绝技针法——渡劫神针!

“有了这身本事,以后,看谁还敢欺负我!”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昨晚被羞辱的精力还历历在目,“许静,欧云峰,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

陈轩跑进浴室,痛痛快快的冲了凉,准备离开酒店,去医院上班。

“宝贝儿,多吃点早餐补补,昨晚辛苦你了!”

“讨厌了……”

刚走到酒店大厅,耳边就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陈轩瞥头一看,穿着睡袍的一男一女,正腻歪的吃着早餐。

可不就是许静和欧云峰。

原来昨晚他们没离开,而是在酒店按摩房过夜。

真是冤家路窄!

此时欧云峰也看到了陈轩,先是一愣,接着嗤笑道:“哟,陈轩,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托你的福你,死不了!”陈轩冷冷道。

“那再好不过了,省的我还给你收尸!”欧云峰说着,一把抱住许静,露出了无耻的笑容,“你个废物,看什么看,还惦记着呢?告诉你,她是属于我的!而你,只配做梦!”

要是换做之前,陈轩肯定憋不住火。

但得到传承后,他整个人的气质和心境都发生了变化。

“呵呵,欧云峰,你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这么喜欢捡破鞋穿?”

“你说什么?”欧云峰脸色一变。

旁边的许静更是激动道:“陈轩,你骂谁破鞋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也有资格说别人?”

“难道不是吗?”陈轩反问。

“你……”许静气急败坏,“峰哥,你看他,明目张胆的欺负我!”

“陈轩,看来昨晚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欧云峰脸色阴沉,“来啊,再给我收拾一顿,打烂他的嘴!”

“给我往死里打!”许静语气带着几分怨毒。

四五个小弟,迅速把陈轩围了起来。

“小子,皮够厚实的啊,才挨完打,就出来蹦跶!”其中为首的男子,捧着臂膀,嘴角带着戏谑。

“昨晚懒得跟你们计较,这次,挨打的是你们!”陈轩露出不屑的神色,修炼了一晚上,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几个小喽啰,还是轻而易举的。

“你还敢嚣张,找死!”为首男子勃然大怒,抡起拳头,砸了过去。

欧云峰和许静的脸上,都挂起了一丝得意之色,准备看好戏。

啪!

然而,眼看着那凶猛的一拳就要砸在陈轩身上,却在距离只有半步的时候,猛然停住。

陈轩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扣住了对方的手腕:“速度太慢,力气太小,还没睡醒吗?”

说完,一脚飞踹。

“什么?”男子难以置信,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上就传来一股沉重的剧痛。

紧接着,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小子,居然敢玩阴的,弄不死你!”其余几人见状,以为陈轩耍了什么诈,齐齐扑了上去。

啪!

陈轩振臂一挥,一个大嘴巴子就甩了出去。

没有任何停留,双拳开弓,狠狠砸下。

精准,暴击!

“啊啊啊……”

眨眼之间,几个小弟就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失去了战斗力。

反观陈轩,毫发无损,气定神闲!

这一幕,只把许静和欧云峰看呆了。

“峰哥,他,他怎么变的这么厉害了?”

“真是活见鬼,快走!”欧云峰也被吓到了,拉着许静就想跑。

陈轩岂会放过他,一个纵身,就扣住了欧云峰的衣领,照着他脸上就是两个大嘴巴子。

“欧云峰,你不是很狂吗?”

“你不是要踩死我吗?”

“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陈轩每说一句,都带着一耳光。

只把欧云峰打的满嘴是血,狼狈不堪。

欧云峰享受惯了,也被人追捧惯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当即也发了狠:“陈轩,你有种打死我啊!”

“今天你打不死我,下次我把你剁碎了喂鱼!”

“嘴硬?”陈轩眼中寒光一闪,抬脚就朝他踹去,准备废了他。

透视神瞳忽然看到,欧云峰的体内,一种致命病毒正悄然繁衍。

是艾滋!

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我不跟将死之人计较!”陈轩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摇了摇头,“欧云峰,我等你来求我的那天!”

说完,扬长而去!

“峰哥,你没事吧!”许静连忙上去搀扶。

“他什么意思?说我是将死之人,还说我会去求他?”欧云峰怒不可遏。

“他就是个神经病,胡说八道,你别理他!”许静的脸上闪过一丝郁闷,心里也是恼火至极。

一大早起来,居然被陈轩给羞辱了一顿!

实在可气!

“混蛋!”欧云峰紧紧的捏着拳头,眼眸里尽是愤恨,“陈轩,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此时的陈轩,已经坐上公交,来到了医院。

刚才耽搁了一下,眼看迟到了,他暗叫不好,待会儿估计又要被骂了。

走进急诊科室,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一个小护士在收拾东西。

“科室的人呢?”陈轩奇怪的问道。

“他们都去重症监护室了!”小护士回答道,“听说咱们集团的沈总重病发作,送来了医院,各科室的人都过去了,却找不到办法治疗,正在为这事儿头疼了!”

“沈总重病?”陈轩微微吃惊。

他所在的济世医院,是一家大型的私人医院,属于沈氏集团。

而沈氏集团的管理者沈冰岚沈总,更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总裁,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

没想到,她居然会重病!

陈轩转身就上了楼。

重病监护室门口,挤满了各科室的医生。

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咱们沈总居然会得这种罕见的病!”

“到现在为止,于主任他们都没相处对策呢!”

“要是治不好沈总,麻烦就大了……”

陈轩闻言,心里奇怪,沈总究竟得了什么病?这么难治?

进去看看情况!

“让一让,我进去看看!”

“你谁啊,从哪冒出来的?”

“这里是重病症监护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出了什么岔子,你负责的起吗?”

由于陈轩是个刚实习不久的实习生,医院很多人不认识,以为是来凑热闹的,连忙阻止。

但陈轩管不了这么多,强行挤了进去。

入眼,就看见病床上,正躺着一个女人。

她五官精致,乌黑的秀发披肩,饶是穿着一身病服,脸色苍白,却依旧掩盖不住那份高雅冰雪般的气质。

宛如冰山女神般,美的不可方物!

陈轩一时间被惊艳到了,虽然早就听说沈冰岚是个大美女,但本人比传言中的还要美!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看看沈冰岚的情况。

透视眼悄然开启,查看病情!

而站在旁边的几个医院主任和专家,全然没有发现陈轩,一个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沈总的情况,能不能手术?”

“不行,根本无从下手!”

“不如试试中药?”

“开什么玩笑,中药见效慢,沈总哪能耽误的起!”

“那可如何是好?沈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全都要遭殃……”

“沈总的病,我能治!”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众人齐齐看去,才发现,监护室里多出了一个人!

“小子,你是什么人?进来干什么?”一名专家喝道。

“陈轩?”急诊科主任袁岳先是愣了愣,接着厉声骂道,“这里是你能进来的地方吗?连工作服都不穿,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来替沈总看病!”陈轩说道。

“袁主任,请问,这位年轻人是谁?”另一个专家询问。

“他就是我手下的一个实习生,实习都还没满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袁岳解释了一句,又骂道,“就你这样的,还敢说替沈总治病,简直是笑话!”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

“不就是逮着机会,想要攀上沈总的高枝,趁机邀功吗?”其余几个专家主任,冷嘲热讽,露出了鄙夷之色。

“可不是吗?这种人,就是欠管教!”袁岳皮笑肉不笑,“到我急诊科,不好好学着就算了,还三天两头搞事情,这真是我带过最差的实习生!什么本事没有,成天就知道打歪主意!想捡金疙瘩,也得先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不是?”

他的话,引来众人一阵嗤笑。

陈轩作为袁岳手下的人,袁岳本该护着,却当众出言针对。

原因无他。

陈轩实习报道的时候,撞破了袁岳收病人红包,为此他一直记恨在心。

加上陈轩没关系没后门,自然是处处给小鞋穿。

他添油加醋的教训了一番,骂道:“陈轩,你还傻站在这干什么?耳朵聋了吗?给我滚出去!”

“我说了,我能治沈总,谁规定,实习生就不能救人了?”陈轩不为所动。

“你……”袁岳没想到平日里微微是喏的陈轩,居然敢顶撞他,气不打一处来,“陈轩,你别太过分!就凭你,连沈总的病情都不知道,拿什么治?”

“沈总患的是先天性寒症,由于母胎就是寒性体质,加上受过寒冻,寒气深入经脉,聚于子宫,凝成了寒毒!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袁主任!”陈轩朗朗上口。

沈冰岚的情况,在他透视眼的帮助下,早已清清楚楚。

而听到陈轩的分析,沈冰岚娇躯微微一震,她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直直的盯着陈轩。

“你……”袁岳憋的满脸通红,“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肯定会是听外边人说的!有本事,你倒是说说看,你能怎么治沈总?”

“这就不劳烦袁主任操心了!”陈轩心里有底,自然也用不着怕袁岳。

“我看你就是心虚!”袁岳火冒三丈,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再不滚出去,信不信我马上开除你?”

“慢着!”就在这时候,病床上一直保持沉默的沈冰岚忽然盯着陈轩,“你当真,能治我的病?”

“可以!”陈轩点头。

“好,你来治!”沈冰岚一口应了下来。

袁岳却急了:“沈总,万万不可啊,他就是个实习生,在这信口开河!”

“是啊,沈总,千万不可信!”

“沈总,事关您的性命,不能草率……”

其余人也是纷纷劝阻。

不仅是他们不相信陈轩,更重要是,他们作为医院的专家和主任,半天没讨论出结果,让一个实习生来治,岂不是打脸?

  “难道,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沈冰岚抬眼质问,无形中带着一股气场。

  袁岳等人憋的满脸通红,半声不敢吭。

  “陈轩,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沈总有任何意外,你都承担不起!”袁岳警告道。

  “沈总,我治病有个要求!”陈轩没有理他,直接对沈冰岚说道,“闲杂人等,一律出去!”

  袁岳等人闻言,气的吹胡子瞪眼。

  他们好歹也算是医院领导,在陈轩嘴里,成了闲杂人等!

  “陈轩,你得寸进尺!”袁岳大骂道。

  “出去!”沈冰岚冷喝一声。

  “沈总,他……”

  “听不见我说话吗?都给我出去!”

  “是!”几个人不敢忤逆。

  “陈轩,我还就不信,你真能治好沈总!到时候,看你怎么办!”袁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和其他主任专家退出了监护室。

  只剩下陈轩和沈冰岚两人。

气氛变的有些安静!

事实上,沈冰岚的身体的确患有陈轩所说的先天性寒症。

这种怪病让她只要一碰到男性,就会起过激反应,沈冰岚还是婴儿的时候,她的爷爷和爸爸就从来没抱过她一次。

为了给沈冰岚治好怪异寒症,沈家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钱财,请来各种国内外的顶级名医,然而没有一个人能把沈冰岚给治好。

得了寒症之后,沈冰岚从小就不与同龄男孩接触玩耍,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冰山般寒冷的性格。

  “怎么,还有什么要求吗?”见陈轩站在原地,沈冰岚目光投了过来。

“没有!”

  “那还不开始?”沈冰岚柳眉微皱。

  “沈总,得劳烦你把衣服脱了,我要用手掌贴在你小腹上,帮你疏解寒毒!”陈轩略带一丝尴尬。

  “你说什么?”沈冰岚一愣,接着迅速沉下了脸,“无耻之徒!还以为你真能替我治病,没想到心怀不轨!给我滚出去!”

  “沈总,你听我说!”陈轩心里早有准备,解释道,“你的寒毒已经深入经脉,只有利用中医的推拿手法,将寒毒逼出,才能奏效,绝没有其他意思!更何况,我是医院的实习生,要是冒犯你,还不是分分钟被你处置!”

  “抱歉,是我误会你了!”沈冰岚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非脱衣服不可吗?”

  “这是最好的办法!”陈轩点头,“按摩的主要位置在小腹部!”

  沈冰岚一时陷入了犹豫。

  想她从小到大,别说是谈恋爱,哪怕和异性都少有接触。

  现在却要脱衣服,把自己的小腹给人看,还要按摩!

  最重要的是,还是个初次见面的男人!

  这实在让她难以接受!

  “沈总,其实在医生眼里,只有病症的区别,没有男女之分!”陈轩大义凛然,但心里也是泛起了波澜。

  沈冰岚从小就被这个病折磨,尤其是近几年,愈发严重,怎么都找不到医治的办法。

  好几次,她都差点寒毒发作晕倒。

  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更何况,陈轩也说了,治病不分男女,何必纠结那么多!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嘴唇,脸上闪过一丝罕见的绯红,稍纵即逝:“好,我脱!”

  说完,直接平躺在床上,双手捏着病服的衣角,缓缓往上撩去。

  平坦的小腹,光洁白皙,没有任何瑕疵。

  再往上,就是那浑圆的弧度!

饶是陈轩在得到医圣传承后,心境远超常人,但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口干舌燥。

这位冰山总裁,真是够冷够直,也够迷人!

  “可以了吗?”沈冰岚的动作戛然而止。

  “可以了!”陈轩悄悄咽了口唾沫,“沈总,那我开始了!”

  “记住,不该碰的地方,别碰!”沈冰岚的俏脸上,再次浮现一抹绯红,心里早已羞涩难当,甚至都不敢去看陈轩。

  但还是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语气严肃!

  陈轩深吸一口气,抛去脑子里的杂念,微微酝酿后,一双手,就放在了沈冰岚的小腹上。

  他要用的,乃是中医里一套推拿手法,叫做方寸手。

对于排毒顺静有奇效!

陈轩运起独门医诀,从手掌中放出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气流,缓缓的注入沈冰岚的小腹之内。

这是邪医传承给他的无上仙气,无论遇到多么严重的伤病,都可以修复治愈,神妙无比。

  “嗯……”

  一触碰,沈冰岚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轻哼,在监护室里格外清晰。

  她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太羞了!

  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管不问!

  但随着陈轩的推进,沈冰岚愈发的控制不住了。

  时而轻,时而重。

  时而缓慢,时而急促。

  身体里像是有一股暖流在涌动,让人倍感舒适。

  再加上异性的触碰,双重叠加之下,即便沈冰岚拼命的压抑着,娇躯还是在微微的轻颤着。

  发出的低吟,频率也是越来越高!

  同样煎熬的还有陈轩。

  细腻的肌肤,饱满的身材,引人遐想的声音……无一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哪里是治病,分明就是磨人啊!

  “呼!”

  终于,一套方寸手施展完毕。

  陈轩满头大汗,像是打了一场硬仗,连退了好几步。

  因为他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把持不住!

  “沈总,好了!”

  “啊?已经好了吗?”沉浸在其中的沈冰岚,猛然惊醒。

  面若桃花,香汗淋漓,慌忙把衣服给拉了下来。

  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再没有之前的寒冷,格外舒适。

  她认真的问道:“陈轩,我的病,彻底根治了吗?”

  “哪有这么快,慢性病需要慢医,每周一次,持续一年,你的寒毒才能彻底驱除!”陈轩解释道。

  “一年……”沈冰岚暗想,那岂不是要被陈轩按摩很多次。

  但这种感觉,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我知道了!”沈冰岚的脸色很快恢复了冷漠,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陈轩,没想到我们济世医院,竟然隐藏着你这种高手,差点就明珠蒙尘了!我决定,聘请你为我沈氏集团首席医师,年薪百万,你意下如何?”

  陈轩倍感诧异,没想到沈冰岚一开口,就给他这么高的待遇。

  他咧咧嘴:“能得沈总赏识,是我的荣幸!不过,沈总就不怕我没这个实力?”

  “我的病,医院上下,无论是专家还是主任,没一个人想出治疗的法子,你却能治我!”沈冰岚语气笃定道,“要是没那个实力,谁敢接下来?更何况,我能看出,你有自信!”

  陈轩暗叹,不得不说,沈冰岚作为一个公司总裁,看人的眼光还是相当老练:“既然沈总都这么说了,我就不推辞了!”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
版权:公司